1月9日,長沙解放西路,民警對網吧進行突擊檢查,並請未 成年人離開。圖/瀟湘晨報實習記者 陳韻驕
  紅網長沙1月11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李柔 實習生 羅雅蘭)1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“110宣傳日”。根據統計,2014年長沙市公安局警令部110指揮中心的總話務量為133萬餘起,除各種求助、咨詢、刑事治安報警、災害事故報警外,還包括各種騷擾電話和無效報警等。
  作為長沙最忙的派出所之一,坡子街派出所110一年到頭的接警關鍵詞與“酒”有關,因為轄區內有著名的解放西路酒吧一條街。派出所大廳內的兩排鋁製長椅,曾“接待”過數不清的因酒而上演著愛恨情仇的人……
  出警故事
  喝醉前在解放西路醒來後躺在派出所
  在長沙解放西路,大大小小的酒吧有數百間,輔警楊光一家也沒有去過。儘管他所在的坡子街派出所,與酒吧一條街只有50米不到的距離。楊光說,平時值班出警已經“太忙、太累”,休息時間基本上都靠補充睡眠打發了。
  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坡子街派出所共有44位民警,轄區面積0.78平方公里,是長沙最繁華的商業區,如黃興路步行街、太平街、坡子街、解放西路酒吧一條街等,因此治安情況更為複雜。值班110民警從早上8點到次日8點輪班,連值24小時,最多的時候一天就接警60多起。
  有人說,喝醉前,人還在解放西路的這頭,而醒來後,發現已經是在街那頭(的派出所)了。
  “我的汗就是紅色的”
  “我不去醫院呢,這就是我流的汗。”凌晨1點半,坡子街派出所門口來了一個男子。因為喝醉酒,男子與人發生了爭吵。準確地說,因為喝多了,他的腦袋被人用酒瓶子給砸了,血順著鼻梁流了下來。
  “去醫院咯。”接警民警勸道。
  “那我不去呢。”男子左手一擺,“這有什麼好去的,我就是流了點汗。”說完,他往臉上抹了一把,把手一攤,“我的汗就是紅色的。”
  兩小時後,躺在派出所長椅上的男子醒了酒。
  “醒來他就要哭了。”男子捂著腦袋直喊痛,“我要去醫院,我要去看病。”
  這樣的場景,幾乎每晚都會在坡子街派出所一樓接警大廳上演。大廳休息區內的兩排鋁製長椅,是無數醉酒者的睡床,也是一眾“親友團”的等候區。等著醉酒的人醒來,簽了責任認定書,就可以走了。
  咬、打、踢,民警都挨過
  2014年12月25日凌晨,前來解放西路歡度平安夜的人潮仍沒有散去。凌晨2點左右,值班民警接到報警電話,稱在魅力四射酒吧門前一百米處,正有兩夥人在打架,“可能是喝醉了”。
  接警後,值班民警立即趕到現場。
  “當時遠遠地就看見兩夥人還在吵。”民警趕到時,兩夥人情緒正激動,“我們到了後就向雙方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。”可不等民警說完,鬧事者就用一記拳頭回答了民警。
  “臉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拳。”當事民警回憶說,當時兩幫人都喝多了,有點不清醒,再加上天黑,對方以為民警是來打架的,想也沒想,一拳就打了上來。
  民警只好將雙方帶回派出所醒酒。直到凌晨5點,動手打人的當事人才醒過來。醒來後連聲向民警道歉,稱自己“喝多了,不是故意的”。
  “出警時被醉酒的當事人咬過、打過、踢過,太常見了,有個女的喝多了,直接上來揪民警頭髮……”因為毗鄰酒吧一條街,民警們時常接到報警,有喝多了鬧事的,有失戀喝醉了倒在路邊的,還有喝多了想不開要自殺的……
  動手只因“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”
  劉華平(化名)是2015年1月8日到坡子街派出所來報警的。
  半個多月前,劉華平在解放西路一家飯店的門口被一伙人圍毆,劉華平腦部、手臂被砍傷,直接送進了湖南省人民醫院。半個月後,等傷情鑒定出來,劉華平才出院。
  “我又不認識他,不過多望了他一眼。”劉華平回憶,事情發生在2014年12月20日凌晨1點,當時他和朋友正從樂巢酒吧里出來,打算開車回家。沒想到剛出了酒吧的門,就發生了衝突。
  “當時他衝著我背,丟了一塊什麼東西。”劉華平說,剛走出酒吧門口,就有一個陌生人把雜物丟向他。劉華平看了這名男子一眼,沒想到,男子惱羞成怒反問劉華平“你看什麼看”。
  男子的朋友跟劉華平道歉,說“喝多了酒”,但隨後雙方仍發生了爭執,當劉華平想駕車離開時,對方將劉華平的朋友從副駕駛座上扯下,雙方追逐後發生扭打。最終,劉華平和朋友被打倒在地,對方纔轉身離開。  (原標題:長沙最“忙”派出所之一:警員經常被咬、打、踢)
創作者介紹

新古典傢俱

jm34jmpgx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